当前位置:主页 > 六合特码诗 >
 
地下六合彩”疯狂:像水蛭吸干农民

  1999年,粤东首次发现地下六合彩赌博活动。随即,这一非法赌博活动迅速蔓延,疯狂广东、福建、海南、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浙江等地,并继续向其他地区扩张。

  在对湖南农村地下六合彩进行充分调查后,一名支农大学生惊呼:“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我根本无法相信,地下六合彩在农村竟是如此,它摧毁了一个地区的农村经济后,又迅速吸附到另一个健康肌体上。所到之处,人们不分、职业、年龄,一旦接触它,就像中了鸦片的一样欲罢不能。”

  染上买码,就像吸鸦片,想戒都戒不掉

  家住湖南涟源市伏口镇某村的吴东已跑了近30年的运输。地下六合彩蔓延到这里时,他也慢慢参与买码(买地下六合彩),最后不但花光全部积蓄,甚至还将自己新盖的房子也抵押给了码庄(庄家)。2006年4月,他与同一条街上的其他生意人一样,在特码(中号码)连出8期双号之后包单(包单:把1~49个数中的奇数全买下,以提高中概率),结果一条街的人都赔傻了:在听到开出10号特码之后,街上顿时哭声骂声一片。那次开码,整个村子一下就流出了58万元资金。据收单中介知情者透露,仅湖南安化县农村,那一次买码输掉的钱加起来就超过1个亿,巨额资金通过银行流往广东等地大码庄腰包。

  《》当初在央视热播时,湖南桃江县农民并不怎么喜欢看。但因为地下六合彩流行,它的收视率一下猛升。很多码民(地下六合彩购买者)认为,《》是方面制作好专程送到央视播放,是在向码民透码(暗示特码)。于是,码民们在观看时非常仔细,看后还要交换,共同猜码。让人吃惊的是,好些人凭借这种没有根据的猜测连中好几期。

  但歪打正着中特码的毕竟还是少数。记者在桃江县罗家坪乡调查时发现,在参与过买码的140户农户中,中过的有132户(占94.3%),但最终赢钱的只有9户(占6.4%),农民买码平均亏损额为每户每年1000元。很多时候输灰心了,也下定决心不再买了,但是每天听到的看到的全是与买码有关,又忍不住去买了,就像吸鸦片一样,想戒都戒不掉。农民,一旦为地下六合彩所俘获,就会挣扎在的血管里身不由己地循环,最终被深深扎入农村的这个吸血鬼所。

  农村物质贫困、文化生活贫乏,彩祸如影随形

  地下六合彩之所以风靡农村,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农民有增加收入的强烈冲动,换句话说,希望改善与发展条件正是农民纷纷购买六合彩的最直接原因。

  对于长期处于温饱有余,小康不足状态下的农民来说,买码活动中1赔40的高额回报绝对是一个巨大。一方面,现代以大量消费资料为基础的生活方式不断在农民面前晃来晃去,农民被时尚潮流所刺激起来的消费越来越强烈;另一方面,由于增收难度大,农民很难具备实现这种消费的物质手段,城乡生活质量的巨大差距,使得潜藏于农民内心的暴富冲动愈加强烈。地下六合彩的出现,正好带给农民一种暴富。不劳动不流汗,花1元钱买中一个特码就能净赚39块钱,当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农民尝到甜头之后,其他人便趋之若鹜。

 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农村文化生活贫乏,地下六合彩在极度刺激农民暴富的同时,也像传销一样,从上牢牢控制农村码民。

  六合彩公司每期开时,都会随机摇出一个特别号码。这个特码被地下六合彩用作中号码。为了码民,码庄谎称:总码庄在上一年年尾就一次性把次年各期的六合彩中号码全部设好,码民要想提高中几率,可以购买每期开前出版的各种猜码资料(如),研究其中的特码诗、歇后语、图,猜出特码。众多码民将这些着图片的猜码资料奉若神明。

  2003年春节以来,买码逐渐成为桃江县部分农村的文化生活主题。从村民、村干部到村小学老师,从岁的孩童到七八十岁的老大爷,买码这个词几乎是无人不谈。六点钟有商有量,七点钟惶惶,八点钟打儿骂娘,九点钟各归各房。当地民谣生动再现了农村买码开前后的热闹景象。在一些买码风气极盛的村落,部分农民整天无心家务,任由耕地撂荒,一门心思翻烂,以期能悟出特码,中大。

  加快立法,打击网络参赌,多管齐下

  打击地下六合彩,目前的一大瓶颈就是立法滞后。2006年1月20日,在湖南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,来自全省5个市、州的5位政协委员分别提交了打击地下六合彩的提案。省政协委员杨鹏程认为,由于法律、司释相对滞后,国家对彩票业尚未立法规范,执法部门对如何打击地下六合彩认识不一致,导致很多此类案件处理起来十分棘手。

  官员参赌是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另一题。湖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,各级对买码都是严厉打击的,但由于执法部门内部有人参与,处理起来面临诸多阻力。岳阳市某县一位基层无奈地说:对于地下六合彩,上级领导多次要全力打击。但只是不能解决问题的,现在坐庄的有几个没有一点背景?很多人我们惹不起。看来,解决官员参赌问题还需要下大力气主抓,否则执法部门就只能看着办。所幸,在地下六合彩一度的安化县,县委、县就拿出了一条刚性措施,公务人员参与买码,一律,。

  打击地下六合彩,网络监管必须跟上。在网络上,地下六合彩赌博非常严重,在百度等搜索网站里随便一搜,都能打开无数相关网站,情形触目惊心。显然,这一领域还是网络监管的一个空白。

  最后,打击赌码需要多管齐下。农村地广人稀,买码参与者众,仅靠各地门那点人手,那种以罚代治、以罚代法的单一应对办法,根本无济于事。为此,地方应及时转换思,变单纯的罚款为多管齐下。如结合实例,加强对地下六合彩本质及其危害的宣传,提高农民的法律意识和,使老码民收心,尝试者缩手;如改善农村,多为农民增收想办法,多为农民休闲娱乐提供必要的设施和资金扶持。(叶含勇罗会彬)


上一篇:2016年112期买码资料查询
下一篇:新华网-泉州在线

 
最新资讯
新华网-泉州在线
地下六合彩”疯狂:像水蛭吸干农
2016年112期买码资料查询
導彈最佳射擊時間隻有8秒他如何
正版七字特码诗:{001-152期}【2
热门资讯